?

病理改变

出处:办公室 浏览次数: 1次 发布时间:2018-06-21

有关SARS活检和尸检的材料有限,故对其病理改变的认识还很有限。基于此刻的尸检和少量支气管活检材料,SARS首要累及肺,其他脏器如脾、淋巴结、心、肝、肾、肾上腺、脑等也可出现不同程度的损害。

肺:一般均明显膨隆、肿大,重量增补。除继发感染者外,胸膜一般尚较光滑,暗红色或暗灰褐色。胸腔可无或有少量积液。肺组合切面以均匀实变者居多,可累及全肺各叶,似大叶性肺炎的肝样变期,色红褐或暗紫。继发感染者可有大小不等的脓肿形成。肺血管内可见血栓,局部病例可出现局部区域的肺梗死。在局部病例中可见肺门淋巴结肿大。

脾:局部SARS病例的脾可肿大,而局部病例可见脾脏缩小。局部病例标本切面可见脾泥。显微镜下脾小体不清,脾白髓萎缩,淋巴细胞稀疏,数量减少;红髓充血,出血、坏死明显,组合细胞增多。

淋巴结(腹腔淋巴结及肺门淋巴结):局部病例可见到淋巴结肿大。镜下所见淋巴结淋巴滤泡几乎均有不同程度的萎缩或消失,淋巴细胞分布稀疏,数量减少。血管及淋巴窦明显扩张充血,窦组合细胞明显增生。局部病例可见出血及坏死。

心:SARS病人心脏肥大比较常见,一般表现为左右心均匀性增厚。心肌间质水肿较明显,间质可有散在淋巴细胞及单核细胞浸润。局部病例可见到心肌细胞空泡变性、灶性心肌炎改变或心肌小灶性坏死。严重的继发感染如真菌感染也可累及到心脏。

肝:多数病例可见到肝细胞轻度水样变性、灶性脂肪变性和肝细胞索解离。局部病例可见气球样变。小叶内Kupffer细胞明显增生。汇管区有少量淋巴细胞浸润。局部病例可见到明显的中央静脉周围肝细胞坏死。

肾:大局部病例可见肾小球明显充血,肾小管上皮细胞变性。局部病例肾小球毛细血管内可见广泛的纤维素性血栓,局部病例可见髓质内小灶状坏死及淋巴细胞和单核细胞浸润。肾间质血管扩张充血。局部病例可见到因继发感染所致的小化脓灶,偶见血管炎。

肾上腺:局部病例可见肾上腺皮髓质灶性出血、坏死、淋巴细胞浸润、皮质束状带细胞空泡变性和/或类脂含量减少。

脑:脑组合可见不同程度的水肿,局部病例脑内可见到散在的神经元缺血性改变,严重者甚至可见脑组合坏死。局部神经纤维可出现脱髓鞘改变。

骨髓:多数病人造血组合中粒系及巨核细胞系细胞数量相对减少,局部病例红系细胞呈小灶状增生。

胃肠道:胃、小肠和结肠各段黏膜下淋巴组合减少,淋巴细胞稀疏,间质水肿。局部病例胃可见表浅的糜烂或溃疡。

胰腺:间质血管充血,局部病例间质有轻度纤维组合增生和淋巴细胞浸润。外分泌腺泡萎缩,酶原颗粒减少,局部胰岛细胞变性。

胆囊:未见明显病变。

睾丸:局部病例生精细胞变性,生精现象减少。可见间质血管扩张、出血。

前列腺、子宫、卵巢及输卵管:未见明显病变。

除此之外,局部病例在肺、心、肝、肾、脑、肾上腺、横纹肌等可见到以小静脉为主的小血管炎病变。表现为血管壁及血管周围水肿、血管内皮细胞肿胀和凋亡、血管壁纤维素样坏死、血管壁内及血管周围单核细胞和淋巴细胞浸润。

这些病变的产生与相干脏器的动、静脉血管内皮和平滑肌均存在SARS-CoV的受体(ACE2)相吻合。个别报道称汗腺分泌物中亦有病毒的存在,这种或许尚待进一步科研证实。

?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