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发病机制

出处:办公室 浏览次数: 1次 发布时间:2018-06-21

SARS是一种新近发现的,由SARS-CoV引起的传染病,人们对其发病机制的了解还很肤浅,所得到的一些线索首要来自SARS死亡病例的尸体剖解资料、超微结构科研、核酸水平的SARS-CoV检测和SARS病人的临床资料,对SARS发病机制的认识的许多方面仍属推测,而且不可幸免地还会受到治疗办法的影响。

体外实验表明,SARS-CoV加入人体细胞是经过与细胞膜融合而不是经过入胞作用实现的。至少血管紧张素转换酶II(ACE2)作为SARS-CoV的受体之一介导着SARS-CoV加入细胞。但是,并不是所有表达ACE2的细胞,例如血管内皮细胞,都是SARS-CoV的靶细胞。SARS-CoV在呼吸道黏膜上皮内复制,进一步引起病毒血症。不同的人类白细胞抗原基因型或许对SARS-CoV的敏感性不同。被病毒侵染的细胞包括气管和支气管上皮细胞、肺泡上皮细胞、巨噬细胞、肠道上皮细胞、肾脏远端曲管上皮细胞等。

肺组合是SARS-CoV作用的首要靶器官之一,它对SARS-CoV感染的反应可表现为肺间质内有巨噬细胞和淋巴细胞渗出,激活的巨噬细胞和淋巴细胞可释放细胞因子和自由基,进一步增补肺泡毛细血管的通透性和诱发成纤维细胞增生。肺泡上皮细胞(特别是I型肺泡上皮细胞)受累可损伤呼吸膜气血屏障的完整性,同时伴有炎症性充血,引起浆液和纤维蛋白原的大量渗出,渗出的纤维蛋白原凝集成纤维素,进而与坏死的肺泡上皮碎屑协同形成透明膜。受损的肺泡上皮细胞脱落到肺泡腔内可形成脱屑性肺泡炎,且肺泡腔内含有多量巨噬细胞,增生脱落的肺泡上皮细胞和巨噬细胞可形成巨细胞。就巨细胞表型来说,首要为肺泡上皮细胞源(AE1/AE3阳性),少数为巨噬细胞源(CD68阳性)。巨细胞的形成或许与SARS-CoV侵染有关。因为体外实验证明,SARS-CoV感染可使Vero细胞融合形成合体细胞。肺脏的以上改变符合弥漫性肺泡损伤(diffuse alveolar damage,DAD)的渗出期变化。病变严重或恢复不良的病人随后出现DAD的增殖期和纤维化期的变化,增生的细胞包括肌纤维母细胞和成纤维细胞,并产生Ⅰ型和Ⅲ型胶原纤维。由于DAD和弥漫性肺实变致血氧饱和度下降,以及血管内皮细胞损伤等因素所引起的弥漫性血管内凝血,常常造成多器官功能衰竭而导致病人死亡。

肠道也是SARS-CoV攻击的靶器官之一。科研表明ACE2存在于肠黏膜上皮,在SARS病人的小肠黏膜上皮也发现有SARS-CoV的存在。肠道上皮细胞被SARS-CoV侵染可说明局部临床病人的消化道症状。另一方面,肠道和肾脏远段曲管上皮细胞被病毒侵染,在疾病的传播方面有一定流行病学意义。

SARS-CoV作用的另一类靶器官为免疫系统(淋巴结、脾脏等),病人末梢血淋巴细胞减少,特别是CD4+细胞数减少。末梢血淋巴细胞减少或许与SARS-CoV的细胞毒性作用以及诱导细胞凋亡作用有关。SARS病人末梢血自然杀伤细胞减少也在SARS的发病中起一定作用。虽然SARS病人的体液免疫反应似乎正常,但从SARS病人恢复期血清有明显的治疗作用的角度看,SARS-CoV感染也会不同程度地影响病人的体液免疫反应。SARS-CoV影响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反应在SARS产生发扬过程中起一定作用,至少意味着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损伤的病人预后较差。

?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